颓废在萌里

典型三月粉,多读书提高骂人水平,文盲

凶宅

自从李熏然第一次住进这座宅院,夜里便总是沉浸在同一个梦中。梦中的李熏然不再是一个倒霉的穷酸秀才,而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小鹿,还是一只可以幻化成人的鹿精。

而每次入梦之时,李熏然总看到鹿的身边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模模糊糊让人看不清楚,但李熏然却能够感觉到小鹿与黑影之间异常的亲密。小鹿睡觉的时候总喜欢依靠在黑影的旁边,伴随着黑影的抚摸,缓缓陷入沉睡当中。

渐渐的,梦中的小鹿竟然开始幻化成少年人的模样。虽然小鹿的幻化水平很低,连最基本的耳朵和尾巴都藏不起来,但第一次幻化成人还是让小鹿异常高兴,小鹿迫不及待的跑到黑影的身边,一副求黑影夸奖的模样。

当李熏然想要进一步看清黑影的模样时,眼前的一切却突然消失不见了。李熏然着急的想要抓住什么,但却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抓住什么?天亮了。

李熏然从床上坐起来,头痛异常,却也没有多余心思想更多的事情,因为今天还要早早赶到镇子上去,以便能够在天黑之前卖完字画。说起来李熏然虽非富贵人家,却也家境殷实,书香子弟,如此下去,李熏然一生倒也衣食无忧。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自李熏然成年之后,李家就遭遇了异常变故,先是李母患病离世,随后父亲也遭遇意外死亡,李家就此衰败。而前不久,李家老宅更是莫名走水,一夜之间李熏然无家可归,只得住进这座年久失修的宅院之中。虽听说这宅院是一座凶宅,但与露宿街头相比,李熏然还是愿意住在这个有顶的地方。

当李熏然卖完字画从镇子上回来的时候,整个宅院已经笼罩在一片夜色当中,这让这座宅院看起来更加阴森恐怖,但李熏然并不害怕,因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李熏然害怕的了。

点上蜡烛,李熏然简单收拾了一下,吃了些早上的剩饭,便开始准备第二天需要卖的字画。烛火摇拽,冷风吹进小屋之中,李熏然急忙关牢窗户,一阵骤雨很快就袭来。夜色深沉,骤风暴雨,落下最后一笔,李熏然早已困顿不堪,竟就这样伏在桌案上睡着了。

小屋的阴影处,一团黑色的影子逐渐幻化成黑色的人形,悄悄走向李熏然,将李熏然额头落下的碎发抚顺,床上的外衣如长了翅膀一样,自动飞到了黑影的手中,然后又落在了李熏然的肩上。而立于李熏然旁边的黑影,又化为无形的黑雾,一点点消散在李熏然的周围,仿若进入了李熏然的梦中。

梦境中,小鹿顶着收不起来的耳朵和尾巴,兴冲冲的扑入黑影的怀中,黑影抱起兴奋的小鹿,轻轻的将小鹿头上的呆毛捋顺。在黑影的帮助下,小鹿幻化成人的时间越来越长,从稚嫩的小孩,再到秀气的少年,最终长成了长发及腰的俊美青年,而那青年竟然与李熏然自己没有任何差别。

只是那青年更加活泼爱笑,有事没事总是爱缠在黑影的身边,即便是已为青年也喜欢没事儿扑在黑影的怀中,享受着黑影的无限宠腻。

温馨的场景突然转换,压抑的喘息声,小鹿的双腿紧紧缠绕在黑影的腰间,随着黑影的起伏而起伏,清亮的眼中满是情动的眼泪,一声声唤着黑影的名字,谢晗,谢晗。

李熏然突然从梦中惊醒,天已经微微亮了。擦掉脸上的汗珠,李熏然难堪的发现了下身的黏膩,没想到自己竟然做起了春梦,情动的颤力如此的清晰,让李熏然一时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而放在床上的外衣,不知何时已经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难道睡觉的时候,有人来过?李熏然想不通。匆忙地收拾了一下,李熏然匆匆赶到镇子上去,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屋外电闪雷鸣,雨势越来越大。而小屋之中却一片静逸,整个屋子被一片黑雾笼罩着,即便是破败的窗户口处有阵阵冷风刮入,却也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化为了绕指揉,丝毫无法打扰到床上沉睡的人。

梦境中的场景已经不再是粉红的桃色,更像是艳丽的牡丹色。李熏然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小鹿被压在黑影的身下,还是自己被压在黑影的身下,本来并不适合进入的入口被一次又一次强行打开,带着甜腻气息的呻吟声时断时续,好想推开身上之人,又忍不住想要更多,谢晗,谢晗,谢晗,带着丝丝的甜蜜,想要将这个人的名字永远刻在心中。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炽热,李熏然感觉全身像是烧着了一般,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却越来越清醒。清楚的知道自己躺在小屋的床上,却怎么也无法起身,甚至连眼睛都无法睁眼。只感觉到有一团黑影一直缠绕在身上,化成了人形,做些梦中黑影相同的事情,自己却无力反抗,甚至连大叫都不能。

又是一夜梦惊扰,丝丝凉风吹入屋子中,清新的空气带来了雨后的土腥。昨夜竟然下雨了。李熏然从床上爬起来,却感觉有阵阵汁水从某处流出,羞红了双眼。不自觉叫出谢晗两个字,却感觉屋子的阴影处有影子轻微的抖动,是自己的错觉吗?

明明睡了一夜,醒来却更加疲惫,让李熏然失了去镇子上卖画的心情,索性休息在家中。简单解决了餐饭,李熏然决定将房子简单修整一下,以便能够长期居住。虽然常听人说这是一座凶宅,里边经常闹鬼,李熏然却觉得这宅子看上去阴森恐怖,却让人感觉异常的温暖,就像梦中人给李熏然的感觉一样。谢晗,他与自己有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每次梦中都能够梦见他,为什么自己会梦见和他做那样的事情,却始终不记得他的长相呢?

床上的外衣,昨晚的黑影,一夜的大雨,自己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冷气。难道谢晗就在自己身边,甚至说谢晗是一只鬼?李熏然脑子中一直闪现着这个问题,以至于没有看清脚下的楼梯,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惊魂未定之际,李熏然却感觉自己仿佛落在了棉被当中,想象当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真的有鬼?当李熏然从地上爬起来之时,又狠狠的踩了一下地面,结果地面果然不是棉花,脚好痛,疼的李熏然差点要哭出来。莫名感觉周围的空气也感觉抖了抖,仿佛嘲笑自己一般。这让李熏然异常火大,对着空气踢了几脚,却更加证实了自己是个神经病。

夜色降临,李熏然回到小屋中却死活不愿休息,原本就大的鹿眼更是瞪的圆圆的,仿佛要看清楚屋子当中的一切异动。然而静悄悄的屋子里边连只鬼的影子都不曾看见。看着看着,李熏然的眼泪就落了下来,李熏然想到了突然离世的父母,想到了自己一直居住的房子,转眼之间,这天地之间就再也没有会关心自己生死的人了。哭着哭着就开始骂起了谢晗,明明连个鬼影都没见,却睡了自己好几夜,睡了以后还看不见鬼影。

就在李熏然哭的马上就要断气之时,屋子阴影处终于传来了一声叹息,渐渐的一个玄衣男子出现在小屋当中,静静地走到李熏然的身边坐下,将李熏然整个抱入自己怀中,抬起李熏然的下巴,轻轻吻去眼角的泪珠。李熏然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无比陌生却又非常熟悉,那些记忆当中的碎片一夕之间全部回到了李熏然的脑中。

小鹿的记忆,谢晗的记忆,一遍又一遍的在李熏然的脑海中上演,梦中的一切原来都是真的,巨大的记忆碎片让李熏然的脑子仿佛炸开了一样,疼的李熏然不得不紧紧咬紧嘴唇,抱住谢晗,来缓解自己的疼痛。

谢晗,谢晗,好痛,看着李熏然痛到苍白的脸,自虐似的咬破自己的嘴唇,谢晗低头以吻封唇,扯掉李熏然的发带,让熏然墨色的头发散落在床塌上,近乎粗暴的撕开熏然的衣服,急切地希望能够用情动来代替熏然此刻的疼痛。身体被粗暴的对待着却恰恰转移了李熏然脑子中撕裂的疼痛。

李熏然再次陷入了梦境当中,梦中早已没有了小鹿与谢晗牡丹色的色彩,到处都是一片血红,毁天灭地的血红色,空气中满布血腥气,让李熏然直欲呕吐。而记忆当中笑的温柔的谢晗,双眼已经变成了妖邪的红色,断指残肢散落在四周早已经分辨不出任何形状。深深的绝望从谢晗的身体当中散发出来,让李熏然只想上前好好抱住谢晗,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直接穿过了谢晗。

泪水一滴一滴落下来,又被谢晗吻去,看着眼前真实的谢晗,再也不是梦中那个无法触及的谢晗。李熏然无比庆幸,谢晗此刻在自己身边。

当熏然累得沉睡之时,似乎听到谢晗在耳边低语:对不起熏然,我把你搞丢了。对不起熏然,我现在才找到你。

凶宅不知怎的一夜之间就烧着了,大火整整烧了三个昼夜才被扑灭。当人们为李家小秀才叹息之时,却没有发现凶宅当中并没有发现李熏然的遗体。

END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