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在萌里

典型三月粉,多读书提高骂人水平,文盲

亚历山大与赫菲斯提安相爱的证据

一切都是看完亚历山大大帝的后遗症,查了一点儿资料,没想到在历史上亚历山大与赫菲斯提安还真是一对儿。我熊熊燃烧的腐女魂哟!可惜的是,希腊之后的世界,人们对于同性恋并不是那么友好,所以导致很多历史学家有意淡化了赫菲斯提安的存在。

真心不喜欢西方历史学家那套:历史写的像小说,而不是真实的去记录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事情。这导致本来很多值得被记住的人,因为历史学家的个人偏好而泯灭在历史红尘之中,赫菲斯提安就是其中之一。

亚历山大与赫菲斯提安相爱的证据,也只能够从一些历史学家的只言片语中,去努力脑补了。在此做一个总结,来纪念读过的那些书,来纪念因为赫菲斯提安的存在而变得更加鲜活的波斯、埃及与印度的征服者——亚历山大大帝。

(一)他似乎有点同性恋的趋势,爱赫菲斯提安爱得几乎发疯。

他的部队在埃克巴塔纳时,他最亲密的同伴赫菲斯提安不幸病故。亚历山大极喜爱他,有一次大流士的皇后走进他的帐篷后,曾以为赫菲斯提安就是亚历山大而先向他鞠躬。这时候年轻的国王不以为意,文雅地对她说,赫菲斯提安也可以说就是亚历山大。两人时常同睡一个帐篷,同用一个酒杯,作战时也是并肩作战,而今的国王,认为他已有半个身子被撕毁,陷入无法控制的悲伤之中。
            ——世界文明史 希腊的生活  威尔.杜兰

ps:似乎西方历史学家普遍认为亚帝长相属于清秀俊美型,并不是人们所认为的那样身材魁梧高大,且似乎天生自带体香。相反的,赫菲斯提安反而很高大,至少高过亚帝。这就有意思了。

(二)在他的主要朋友和亲信人员当中,赫菲斯提安赞同他在生活方式上所做的改变,并且追随他着波斯服饰,而克雷提拉斯则坚决地维持本国的服饰。亚历山大看到这种情形,便叫前者负责同波斯人办事,后者负责同希腊或马其顿人办事。一般来说,他对赫菲斯提安比较亲切,对克雷提拉斯比较敬重。因为正如他所说的,赫菲斯提安是亚历山大的朋友,而克雷提拉斯是国王的朋友。

赫菲斯提安与克雷提拉斯关系并不融洽,在印度时甚至爆发过激烈的冲突。亚历山大看到后,当面严厉训斥了赫菲斯提安,你这个混蛋和疯子,如果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而在私底下训斥克雷提拉斯。

对于这场不幸,亚历山大非常忧伤。为了表示哀悼,他下令把所有骡马的鬃毛和尾巴一律剪掉,把各临近城市的城垛一律拆除。他把那个可怜的医生处死,并且在很长一段时期禁止在军营吹奏笛子或其他乐器,直至得到阿蒙的神谕为止。那个神谕指示他把赫菲斯提安当做一位英雄尊敬并且向他献祭。

为了用战争来消减自己的悲伤,他把人当做狩猎的对象,在之后的一场战役中他杀死了反抗他的一整个民族,并将其作为献祭来告慰赫菲斯提安的灵魂。

为了给他朋友修筑墓碑,他计划花掉一万泰伦(约6000万美元)。他希望由史泰西克拉底来担任这项工作。因为这位艺术家所做的一切设计都表现出一种不寻常的壮丽意境。在之前他们两人见面时,这位艺术家曾请求将色雷斯的一整座山雕刻成亚历山大的雕像,被亚历山大拒绝了。现在亚历山大却花费很多时间同艺术家拟定一些更为荒诞而豪奢的计划。
                           ——亚历山大大帝 普鲁塔克

ps:虽然普鲁塔克是古希腊学家,但他却生于罗马时期。与亚历山大时期相隔三百多年。罗马时期的皇室虽然同样黄暴,但是却已经不似希腊时期,将同性恋视为高雅行为。书中对于赫菲斯提安的着墨极少,除了战争后期与同伴爆发的冲突之外,只有在过世之时才被略加提及。为什么读的时候,隐隐有一种作者将赫菲斯提安定义为红颜祸水的感觉。

赫菲斯提安并没有杰出的军事才能,这从亚帝给他安排的工作可以看出来,多是后勤保障、修筑工事、建立城池、外交等事务,即便是为数不多的带领军队作战,亚帝也常常会安排一位将军与他配合作战、有时甚至会亲自上阵,只有当确定没有作战风险的时候,亚帝才会允许赫菲斯提安单独带领军队。

但是,这并不表示没有了亚历山大,赫菲斯提安就什么都不是了。亚历山大的帝国更像是一个流动中的帝国,亚帝打到哪里,哪里就是帝国的中心,要保障这样这个流动帝国的顺畅运行,和治理一个国家没有任何区别,赫菲斯提安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管理才能,要不然也不会在战争后期成为帝国的二把手。可惜,当时的帝国尚武轻文,赫菲斯提安自然会遭受到诸多指摘甚至是轻视。

至于对于赫菲斯提安的死亡,作者的描写也挺有意思,作者并未言明两人的关系,却着重描写了赫菲斯提安死后亚帝的反应。这反应大的,真不像是死了一个朋友那么简单,竟生生有了一种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为了心爱的妃子豪建空中花园的气势。所以说作者你是有多么不甘心啊,一方面淡化赫菲斯提安的存在,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尽量贴近历史,这精分的程度真是辛苦你了。

(三)亚历山大到达伊利亚时,据说赫菲斯提安在帕特洛克勒斯的坟墓上献了一个花圈,而亚历山大在阿基里斯的坟墓上也献了一个。

赫菲斯提安死后,亚历山大极为悲痛,这一点是所有史学的记述都一致的,但在亚历山大表示哀悼的具体行为方面,则各有各的说法,所记内容悬殊很大,这跟他们对赫菲斯提安有好感或恶感是有关系的。

赫菲斯提安死后,亚历山大没有再派任何人去接任他的骑兵大将的职务,以便叫赫菲斯提安的名字不致在他的原属部队里消失,部队仍叫赫菲斯提安旅。

他在信里下令克利欧米尼斯在埃及的亚历山大港为赫菲斯提安修建英雄殿,在城里修一座,在灯塔所在地的发罗斯岛再修一座,还吩咐他把那座岛改名为赫菲斯提安岛。并且,商人互相交换的纪念品上边要刻上“赫菲斯提安”字样。

他把大流士的另外一个女儿德莉比娣斯嫁给赫菲斯提安,她是亚历山大妻子大流士大女儿的妹妹,亚历山大希望将来赫菲斯提安生的孩子是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女。
                ——亚历山大远征记 古希腊 阿里安

ps:关于阿基里斯和帕特洛克勒斯两人本身的记载就很有趣,似乎很多历史学家都默认两人的恋人关系。那么,分别在两人坟头献花且别的记载还有裸奔行为的亚帝和赫菲斯提安的关系大致也能确认了。据说,在古罗马,安提诺乌斯死后,哈德良皇帝就是按照亚历山大大帝纪念赫菲斯提安的方式来纪念自己的情人的,只是不知道这是真还是假了。

亚帝通过两姐妹让赫菲与自己的血在两人的后代身上交融,或许这对于两个女孩儿来讲非常之不公平,却也是我所能想到的最残忍又浪漫的阿弗洛狄特式甜蜜了。

资料补充:资料来源于百度贴吧相关维基百科的翻译,内容要比百度百科详尽。我只记录一下我感兴趣的。

赫菲斯提安的生平

赫菲斯提安(Hephaestion)大约生于公元前356——公元前324年,阿明托尔(Amyntor)之子,马其顿贵族,与亚历山大有阿基里斯和帕特洛克勒斯之谊。

约公元前343年,赫菲成为皇家侍从,很可能就是这个时间点与亚帝相识。约亚帝十五岁时,有一天他和他的朋友赫菲扬帆启程,很轻松地就来到了意大利的比萨游玩。

赫菲应该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因为亚里士多德来往信件的目录中,有赫菲的名字。这意味着赫菲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且亚里士多德对他印象深刻,不然不会横跨不断扩张的亚历山大帝国与之通信交流。

锡诺普的第欧根尼(Diogenes of Sinope)在亚帝成年后写给他的一封信中,谴责亚帝被赫菲的大腿统治。

赫菲的恋人,是他最好的朋友、国王与指挥官亚历山大,这样一份无所不包的爱情,通常不会给其他感情留下多少空间,所以赫菲生命中并没有听说有其他亲密的朋友或爱情。

大概唯有与佩迪卡斯(Perdiccas)关系最近,因为两人一起执行过印度河上建桥的任务,且赫菲发现不受拘束的佩迪卡斯与自己意气相投。

关于赫菲的婚事,在公元前324年夏天,他接受了亚帝许配给他的妻子德莉比娣丝。亚帝娶第二个妻子多半属于政治婚姻,让赫菲娶妻子的妹妹,也说明亚帝对他的崇高敬意,想让他也加入皇室家族。据阿里安说,亚帝想要做赫菲孩子的叔伯。亚帝和赫菲希望他们各自的后代未来能融合他们的血脉,并且最终,马其顿和波斯的王冠,将戴在一个同时是他们两人的后裔的头上。

评论

热度(1)